中投配资网www.yxlscm.com

中投配资网www.yxlscm.com 737MAX停飞整一年 何时可以重返蓝天

点击量:151   时间:2020-03-13 06:43

去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一架737MAX8飞机在起飞6分钟后坠毁,157人遇难。这是2018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6·10事件后,相同型号飞机第二次由于飞机上的机动特性增强(MCAS)系统引发的空难。

此后一天,中国率先宣布停飞境内96架737MAX飞机。如今,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371架737MAX飞机已停飞整整一年,而在美国还有400架737MAX完成生产并处于储存待交付状态。

737MAX停飞一年来,对国内航司影响有多大?这样的状态还将持续多久?737MAX究竟何时能复飞?

对国内航司是福是祸

737系列飞机是国内航司正在运营的窄体机主力机型,由于737MAX的停飞发生在2019年春运结束之后,当时处于航空传统淡季,加上原本就面临飞行实力不足的制约,三大航曾在当时表示短期内对收益的影响不大。

然而,根据三大航的机队引进计划,中国国航(601111.SH)计划到2020年年底,737MAX的数量要增加一倍,东方航空(600115.SH)计划在2019年引进11架737MAX、2020年引进24架、2021年引进12架,南方航空(600029.SH)后续引进的737飞机都是737MAX。

随着737MAX停飞时间的不断延长,长达一年的停飞对各航司的运力增长势必有影响,尤其是运营全波音机队的国内航司。

比如厦门航空,整个2019年,厦航仅接收了一架737MAX, “运力不够用,要快点引进新飞机”,成了厦航新任高层在内部时不时提到的要求。

2019年9月,厦航启动评估引进空客A321neo飞机。今年1月,厦航在官网发布招标,正式宣布计划在2021年下半年-2023年,采用经营租赁方式引进10架A321neo飞机。而此次采用租赁方式引进,也是针对订购A321neo需要排队提货的临时对策,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解决运力的问题。

2019年,运营纯波音窄体机队的山航也仅接收2架737MAX,公司计划今年通过引进二手波音737飞机的方式增加运力。

不过,对于不少大型航司来说,737MAX的延迟交付,也变相提高了他们不少航线的收益。

受民航局“控总量”政策影响,国内一线机场优质时刻获取难度大,737MAX的停飞所带来的运力不足,使国内部分航线的机票价格得以进一步提升。

在民航机票新政下,过去的一年中,被纳入市场调节价的不少国内航线全价票已经上调,尤其是京沪、京广等商务线,上调幅度在10%~30%不等,比如2019年1月1日的京沪线全价票为1240元,2020年1月1日则上涨到1630元。

而春节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令大量航班取消,飞机趴窝,航空公司持续“失血”,大型航司每天亏1亿,中型航司每天亏上千万的情况很普遍。据业内保守估算,2月国内航空公司的亏损额超过百亿,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的收入更是达到370亿元。

此时737MAX的持续停飞,则使疫情下的航司们“因祸得福”:手中有737MAX订单的航司稍松一口气,避免需按期接收新飞机带来运力压力;航司仍可向波音就延迟交付进行赔偿/补偿相关谈判。

中国目前共有96架737MAX飞机停飞,其中国航15架、东上航14架、南航24架、海航11架、厦航10架、深航5架、山航7架、祥鹏航空3架、奥凯航空2架、福州航空2架、昆明航空2架、九元航空1架。

737MAX复飞进展

目前波音已支付了36亿美元的额外生产成本,并拨出61亿美元用于客户赔偿。737MAX的停飞也拖累了波音2019年的业绩,公司全年共交付380架飞机,为2007年以来最低,包括127架737系列、7架747系列、43架767系列、45架777系列和158架787系列。

737MAX停飞对其上游零部件供应商来说压力也不小。由于波音先下调了737MAX生产速度,后在今年1月暂停了737MAX生产,使得零部件供应商受到波及。

势必锐是737 MAX最大零部件供应商之一,来自737机身部件的收入占其年营收50%以上。势必锐日前公布的2019年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净收入同比下降14%至5.3亿美元,同时其2020年现金流量为负数。

作为737MAX唯一的发动机供应商,GE航空则表示受到737MAX停飞和疫情导致的航班取消影响,公司今年一季度现金流减少2亿~3亿美元。

而737MAX的停产也波及来自中国的供应商,目前中航工业西飞、成飞等承接了737MAX的内襟翼、垂尾、方向舵等生产任务。

因此,尽快复飞737MAX是波音的工作重点。过去一年内,波音在中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多国举行了多次会议,介绍演示737MAX新改版的MCAS软件。 民航局综合司司长刘鲁颂曾在2019年12月透露,737MAX飞机软件设计更新的问题,民航局正在按照《中美适航实施程序》对737MAX飞机包括软件设计更改在内的飞控系统开展适航审查。

关于737MAX飞机恢复商业运行,民航局提出的“恢复运行三原则”没有变:第一,飞机设计的更改要获得适航批准。第二,驾驶员要获得充分有效训练,并且恢复信心。第三:前面发生的两起事故调查结论要明确,并且改进措施有效。

上周,美国联邦航空局局长斯蒂芬·迪克森在众议院交通及基础设施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波音737MAX复飞的认证测试飞行很快就会开始,“我们正在努力解决最后几个软件审查和文件问题,我认为在短短几周内我们就会看到认证飞行。”

周三(3月4日)美元美股双双上涨,美元指数温和收涨报97.37,美股道指则收盘大涨逾1170点,现货黄金则震荡下跌,最终收于1636.60美元/盎司。

围绕中小企业面临的现实困难,第一轮扶持政策为中小企业应对危机提供了初步支持。要进一步助力中小企业转危为机,还需实施更多精准高效的政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等机构19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尽管经济复苏和增长态势依旧,但在多重不确定因素影响下,维持货币政策宽松的基调较为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