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投配资网www.yxlscm.com

中投配资网www.yxlscm.com A股"怪象":左手抛股票回购计划 右手股东减持套现

点击量:181   时间:2020-03-25 17:03

3月15日,是自然人韩冰向中威电子(300270.SZ)实控人石旭刚支付2.53亿元股权受让价款的截止日期。

然而,在中威电子的股价经历过山车般的波动后,目前7.81元的股价(截至3月19日)较9.28元/股的转让价打了折扣。如果韩冰以协议转让价接手股权,将面临约4000万元的浮亏。3月17日,中威电子公告称,上述股权转让相关事项无法按照原有计划履行,需要延期执行,原因为“受疫情影响”。

在此之前的一年时间,中威电子抛出的回购计划,被视为提振了市场信心。截至3月17日,中威电子回购股份期限已满,回购方案已实施完毕。但在此期间,石旭刚除了上述协议转让股权外,还与及其一致行动人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骏惠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骏惠3号”)多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

通常来说,回购体现出上市公司对于自身价值的看好,但左手公司回购、右手股东减持则被市场投资者称为有为股东套现“接盘”之嫌。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除中威电子外,普莱柯(603566.SH)、滨化股份(601678.SH)、汇金股份(300368.SZ)等公司在披露回购报告书之后,相关股东的减持计划亦随之而来。

左手回购、右手减持

2019年4月,中威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或金融机构借款,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用于股权激励或者员工持股计划,其中,回购资金总额不低于3000万元,不超过5000万元,回购价格上限10元/股,预计回购股份数量约为300万-500万股。

截至今年3月17日,本次回购股份已实施完毕,中威电子累计通过股份回购专用证券账户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3,664,94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1%,最高成交价为9.25元/股,最低成交价为6.49元/股,成交总金额约为3099万元(不含交易费用)。

自该公司首次披露回购的2019年2月20日至2020年3月17日期间,作为中威电子董事长、总经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石旭刚,竞价交易减持6,108,957股,均价8.42元/股;大宗交易减持8,066,950股,均价8.30元/股。骏惠3号竞价交易减持2,910,463股,均价10.53元/股;大宗交易减持1,520,000股,均价8.32元/股。骏惠3号已经“清仓”了中威电子,持有公司股份0股。中威电子董事、副总经理朱伟平则通过大宗交易增持30万股,均价为6.91元/股。

公告显示,石旭刚的减持行为系个人资金需求;朱伟平的增持行为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

因“个人资金需要”,中威电子其他高管也纷纷在公司回购期间计划减持套现。2019年12月20日,中威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何珊珊计划减持不超过24.44万股所持的中威电子,董事会秘书孙琳计划减持不超过1.1万股中威电子。

除了在二级市场直接减持之外,石旭刚还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2020年1月17日,石旭刚与韩冰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向后者协议转让其所持有中威电子272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9.07%。每股转让价格为9.28元,股份转让总价为2.53亿元。1月17日收盘,中威电子的股价为10.31元。

本次转让完成后,韩冰将成为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而石旭刚的持股比例将降至36.43%。同日,中威电子与韩冰控制的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电科技”)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如今,上述交易因“受疫情影响”而延期执行。根据中威电子3月16日晚发布的公告,韩冰承诺于4月30日之前完成全部股份转让款的支付,如果未能在此之前支付完成全部股份转让款,石旭刚将没收400万元本次股权转让的诚意金,不予返还,并有权视情况终止此次交易。

疫情如何影响本次交易延期执行?中威电子证券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目前交易双方正在积极推进此次股权转让交易事项,但受疫情影响,相关人员对公司的尽职调查受到影响,目前尚未完成,所以导致这笔交易延期执行。

自上述协议签署后,中威电子股价犹如过山车,两个月跌幅约为25%。相较近期7元多的股价,9.28元/股的协议受让价是否过高?中威电子证券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暂时没有收到韩冰关于公司目前的股价低于协议转让价而延期支付股权受让款的相关说明。

韩冰的妻子对记者表示,因为其未在来电科技任职,韩冰延期支付2.53亿元股权受让款的具体原因并不清楚。她向记者推介的来电科技董秘冯刚对此表示,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剧情频繁上演

通常来说,回购行为体现出上市公司对于自身价值的看好,往往被市场理解为利好事项,引起二级市场上股价上涨。但同期出现股东和高管减持套现的情况,则有投资者喊出:回购是为股东减持“抬轿子”吗?

左手公司回购,右手股东、高管减持套现,出现此类局面的并非只有中威电子一家。Wind数据统计显示,农历新年以来(2月3日至3月19日),沪深两市共有95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回购计划,预计回购股份数量合计约13.57亿股。

从回购目的来看,约六成上市公司是为实施股权激励和股权激励注销;杰瑞股份(002353.SZ)、丽珠集团(002513.SZ)、京能电力(600578.SH)等五家上市公司回购的目的是进行市值管理。

而与上市公司回购股份力挺股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个别股东、高管在上市公司回购的利好期间,着手减持套现。

普莱柯(603566.SH)2月4日公告称,“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为构建长期稳定的投资者队伍,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推动公司股票价格的合理回归,促进公司健康可持续发展,综合考虑公司发展战略、经营状况、财务状况等因素,公司拟以自有资金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进行股份回购。本次回购的资金总额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且不超过人民币2亿元。”

按照上交所的回购细则,公司在披露回购股份事项同时,也应一并披露向董监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回购提议人、持股5%以上的股东问询其未来减持计划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未来3个月、未来6个月是否存在减持计划等,并披露相关股东的回复。

普莱柯当日的公告显示,“截至本公告出具日,公司未收到持股5%以上的股东中信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市鲲信己亥科技合伙企业对公司问询的回复,其所持公司股份可能在公司回购期间进行减持。”

果不其然,就在2月19日,深圳市鲲信己亥科技合伙企业抛出了一份“清仓式”减持计划。减持公告称,持股0.97%的股东深圳市鲲信己亥科技合伙企业,计划15个交易日起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31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7%。

相似的剧情年后以来也发生在滨化股份 (601678.SH)、汇金股份(300368.SZ)等上市公司身上。这两家公司在披露回购报告书之后,相关股东的减持计划也随之而来。纵观上市公司披露的回购报告书,个别上市公司在收购报告中声称的相关股东“在回购期间暂无明确的增减持计划”,并不意味着在公司回购期间无减持计划。

以汇金股份为例,公司2月11日披露的回购报告书显示,除高管王冰之外,公司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股5%以上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回购期间暂无明确的增减持计划。而公司3月3日披露的公告显示,持股5%以上股东鑫汇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孙景涛、鲍喜波计划合计减持不超过3184.86万股公司股份,即减持数量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

相比之下,龙宇燃油(603003.SH)和塔牌集团(002233.SZ)则更为直白。龙宇燃油在回购报告书中称,除董监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外,公司其他持股5%以上的股东未回复公司问询,其所持公司股份可能在公司回购期间进行减持。塔牌集团则在回购报告书中坦言,“在持股5%以上股东张能勇、徐永寿预计未来六个月会持续减持公司股票。”

在A股市场上市公司们公告启动回购股份彰显信心、稳定公司中长期成长预期的同时,投资者也应关注上市公司股东的减持动作。

2020年2月25日,广州市时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中国”)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成功发行13.15亿元公司债,其中7年期品种发行规模为5.75亿元,票面利率为6.20%;5年期品种发行规模为7.40亿元,票面利率为5.00%。

  人类是如何战胜天花的

  受疫情波及而大面积业务停摆的养老企业,“不约而同”地瞄准了迅速爆发的老年群体网购需求,转战电商领域一较高低。3月12日,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截至目前,北京已有至少4家涉老企业将在近期上线或已上线电商平台。值得注意的是,多家开拓电商业务的涉老企业都明确表示,将重点利用养老驿站、老年用品商店这类线下门店铺开渠道,部分企业还提出将以驿站为中转,帮助平台分发团购商品、节约物流成本。而这也意味着,北京约1000家养老驿站将直接成为这些企业争夺的核心资源,一场短兵相接的渠道之争一触即发。